当前位置

首页 > 古诗 > 浅析《古诗十九首》的抒情艺术

浅析《古诗十九首》的抒情艺术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2-07-26 阅读: 5.49K 次

古诗十九首》是由汉代无名文人创作的五言抒情短诗,最早著录于萧统的《文选》。《古诗十九首》自出现以来,就受到了极高的评价,被誉为“五言之冠冕”。(刘勰《文心雕龙·明诗》)《古诗十九首》和《诗经》往往相提并论,它之所以在中国诗歌发展史上占有如此重要的地位,主要是因为它在艺术上所取得的高度成就。

马茂元先生指出:“《古诗十九首》的出现,总结了汉代乐府的光辉成就,替建安文学奠定了牢固的基石。它正是由两汉发展到魏晋,南北朝诗歌史上的一个转折点”。《古诗十九首》是以抒情见长的,它发展了汉乐府抒情性的一面,使五言诗发展成为成熟的抒情诗。成为我国文学史上早期抒情诗的典范,呈现出了和前代抒情诗截然不同的风貌。

《古诗十九首》所抒之情是自我之情,关注的是一己之情。在真正意义上表现了人的本身,人的生存状态,人的各种正常的感情。

《古诗十九首》的作者大多数是中下层文人,他们常年漂泊在外,为的是能步入仕途,建立功业。东汉承袭了西汉的察举制度,有地方察举贤良方正,孝廉,茂才,明经等,然后待诏而行。所以东都洛阳就成了许多文人士子的游学,读书之地,谋求功名利禄的场所。但是追求功名富贵的人一天天的增多,而官僚机构的容纳毕竟是有限的,这就形成了得机幸进者少,失意向隅者多的现象。而且东汉末年是政治上最混乱,最黑暗的时期。卖官鬻爵、贿赂公行,政治上的腐化和堕落已达到顶点。在这种情况下,中下层文人失去了正常仕进的机会,倍感前途的渺茫和无望。这样的遭遇,使得他们彷徨苦闷,难以抑制心中的悲哀,发而为诗。就充满了“怨”的色彩。但是这种“怨”是哀而怨,不同于《诗经》中的“怨刺”,《古诗十九首》的作者们着眼的是自身,他们无意于反映深广的社会现实,他们要抒发的是自己的人生感慨,所忧所怨都与自身的遭遇有关。令他们感伤的是功业难成“无为守贫贱,轗轲常苦辛》(《今日良宴会》);朋友的遗弃“不念携手好弃我如遗迹”(《明月皎夜光》);知音难觅“不惜歌者苦,但伤知音稀”(《西北有高楼》);相思成疾“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行行重行行》);人生苦短“浩浩阴阳移,年命如朝露”(《驱车上东门》)。面对生命如寄、功名无望的残酷现实,他们不得不重新思考人生的意义:人生是那么痛苦而短暂,人生的意义又那么虚无,只有青春与生命才是最可贵的。既然处在这样一种艰难的生存状态之中,痛苦的灵魂无处安顿那么还不如放开怀抱寻求解脱之道,于是及时行乐的思想就油然而生了。他们“荡涤放情志”(《东城高且长》),去追求燕赵佳人;“驱车策驾马,游戏苑与洛”(《青青陵上柏》)游戏人生;“不如饮美酒,被服纨与素”(《驱车上东门》)更为颓废放纵了。至于诗中思妇发出的“荡子行不归,空床难独守”的呼唤则更真实地表现了生命本能的冲动。乱世中的文人已经不再忌讳什么,他们敢于把内心深处的自我毫无掩饰地表露出来,写出了最真实的人性,把握现实生活,渴望有意义人生的生命冲动。正是这种生命意识的觉醒,内心真实情感的直白袒露,传达出了人生中一些最动人的感觉和经验,长久地感动了一代又一代地读者,也正是这种纯粹的自我之情,使得《古诗十九首》迥别于以《诗经》《离骚》为代表的抒情诗。

作为抒情诗,《古诗十九首》能更好地展示文人士子的心灵世界,它虽然有世俗化的情调,但又不同于民间乐府诗,带有较强的文人化的特征。这主要表现在它的抒情方式上,“《古诗十九首》善言情,惟是不使情为径直之物,而必取其苑曲者以写之,故言不尽而情则无不尽”。(陈柞明《采菽堂古诗选》卷三)这种情感表达方式更符合古代文人的心理,也更容易引起他们的情感共鸣。唐人皎然也说:“《古诗十九首》辞精义炳,婉而成章,始见作用之功。”《古诗十九首》之所以具有如此强烈的艺术感染力,不仅在于它真实地传达了自我之情,更在于它在表情达意上的“作用”之功。这种“作用”体现在那些方面呢?

首先在于诗歌意象的选择

意象不是外在于主体的物象,它融合了创作主体丰富而复杂的情感,是与主体心灵世界相结合的产物。它是作者情感的载体,诗歌意象的选择和诗人抒发的感情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读完《古诗十九首》所感受的不是轻松和愉悦,而是沉重和无奈。它流露出的感情倾向于孤独,失意,苦闷,焦虑,这是文人士子们现实处境和内心世界的真是写照。《古诗十九首》的感情基调是悲哀的,感伤的,怨愤的。这种感情外泄必须附着于能与之相融的物象,才能构成诗歌的意象。《古诗十九首》中“意”与“象”结合真正到了浑融无迹的境界,正所谓“婉转附物,怊怅切情”。(皎然《诗式》)

《古诗十九首》中的意象与作品所表达的感情及其低沉的基调,是谐调一致的。诗人选择的是一些代表死亡,孤独,弱小,阴郁的意象,符合了他们真实的心灵世界。如《东城高且长》一诗:

“回风动地起,秋草萋已绿”映入诗人眼帘的是“回风动地”的萧索城郊,秋风摇落之中,绿意渐尽的衰草。灰黯的色彩,低沉的情调,构成了让人凄婉伤怀的情感氛围。

“四时更变化,岁暮一何速!”这两句之中出现的时间意象在《古诗十九首》中是极具典型性的。《古诗十九首》的作者多为羁旅他乡的游子,他们对于季节的变化非常敏感。春,夏,秋,冬四季轮回本是大自然的规律,但诗人们却赋予时令变化以浓厚的情感因素。以时令的忽复移易,秋冬的寒冷萧瑟蕴涵了诗人功名未就,欲归乡而不得的凄苦心情。生命的一次性与大自然周而复始的循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更加重了感伤色彩。这样的时间意象,融入了诗人对生命,宇宙的认识,经过了情感的加工,因而能引起读者的强烈共鸣。

“晨风怀苦心,蟋蟀伤局促。”出现了“晨风”和“蟋蟀”两个意象。“晨风”是鸟名,就是鸷鸟。《诗经·秦风·晨风》:“鴥彼晨风,郁彼北林,未见君子,忧心钦钦。”意思是风急天高的秋空,健飞的晨风为茂密的树林所遏。《东城高且长》中出现“晨风”意象是取其怀才不遇之意,孤独,悲愤的情感表现得淋漓尽致。《诗经·唐风·蟋蟀》:“蟋蟀在堂,岁聿其莫(暮)。今我不乐,岁聿其除。”“蟋蟀”蕴涵人生短暂,及时行乐之意。诗人借“蟋蟀”之义,传达了人生穷途末路之叹,生命短暂之悲。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