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诗 > 爱国古诗《蒿里行》

爱国古诗《蒿里行》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9-04-05 阅读: 1.8W 次

  《蒿里行》

作者: 汉乐府

关东有义士,兴兵讨群凶。

初期会盟津,乃心在咸阳。

军合力不齐,踌躇而雁行。

势利使人争,嗣还自相戕。

淮南弟称号,刻玺于北方。

铠甲生虮虱,万姓以死亡。

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

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拓展」

《蒿里行》是汉末文学家曹操的诗作。此诗是借乐府旧题写时事,内容记述了汉末军阀混战的现实,真实、深刻地揭示了人民的苦难,堪称“汉末实录”的“诗史”。诗人运用民歌的形式,对当时的社会现实进行了批判,不仅对因战乱而陷于水深火热之中的苦难人民表示了极大的悲愤和同情,而且对造成人民疾苦的首恶元凶给予了无情的揭露和鞭挞。全诗风格质朴,沉郁悲壮,体现了一个政治家、军事家的豪迈气魄和忧患意识,诗中集典故、事例、描述于一身,既形象具体,又内蕴深厚,体现了曹操的独特文风。

「注释」

⑴蒿里行:汉乐府旧题,属《相和歌·相和曲》,本为当时人们送葬所唱的挽歌,曹操借以写时事。蒿里,指死人所处之地。

⑵关东:函谷关(今河南灵宝西南)以东。义士:指起兵讨伐董卓的诸州郡将领。

⑶讨群凶:指讨伐董卓及其党羽。

⑷初期:本来期望。盟津:即孟津(今河南孟县南)。相传周武王伐纣时曾在此大会八百诸侯,此处借指本来期望关东诸将也能像武王伐纣会合的八百诸侯那样同心协力。

⑸乃心:其心,指上文“义士”之心。咸阳:秦时的都城,此借指长安,当时献帝被挟持到长安。

⑹力不齐:指讨伐董卓的诸州郡将领各有打算,力量不集中。

⑺踌躇:犹豫不前。雁行(háng):飞雁的行列,形容诸军列阵后观望不前的样子。此句倒装,正常语序当为“雁行而踌躇”。

⑻嗣:后来。还:同“旋”,不久。自相戕(qiāng):自相残杀。当时盟军中的袁绍、公孙瓒等发生了内部的攻杀。

⑼淮南句:指袁绍的异母弟袁术于建安二年(197)在淮南寿春(今安徽寿县)自立为帝。

⑽刻玺句:指初平二年(191)袁绍谋废献帝,想立幽州牧刘虞为皇帝,并刻制印玺。玺,印,秦以后专指皇帝用的印章。

⑾铠甲句:由于长年战争,战士们不脱战服,铠甲上都生了虱子。铠甲,古代的护身战服,金属制成的叫铠,皮革制成的叫甲。虮,虱卵。此句以下描写战乱给百姓带来的深重灾难,给社会造成的巨大破坏。

⑿万姓:百姓。以:因此。

⒀生民:百姓。遗:剩下。

赏析

曹操(公元155—220年),字孟德,沛国谯(今安徽亳县)人。二十岁举孝廉。黄巾起义时,他起兵镇压。军阀董卓要废汉献帝自立时,他又起兵讨卓。后因收编农民起义军,壮大了力量。建安元年(公元年),迎汉献帝于许都,从此“挟天子以令诸侯”,成为北方的实际统治者。作为汉末一个杰出的政治家和军事家,他在当时阶级矛盾尖锐的情况下,实行抑制豪强兼并、大兴屯田、用人唯才等一系列进步政策,壮大了自己的力量,统一了北方。

汉乐府中的《蒿里》本是挽歌。这首乐府诗歌辞虽沿用汉乐府旧题,却并不因袭古辞古意,而是继承了乐府民歌“缘事而发”(《汉书·艺文志》)的精神,“用乐府题目自作诗”(「清」方东树语),反映了新的现实,表现出新的风貌。

这首诗写的是汉献帝初平元年(公元190年)关东义军联合讨伐董卓的历史事件。初平元年关东郡起兵讨伐董卓,但会师后,渤海太守袁绍,淮南尹袁术等军阀却为争夺权力而自相残杀。

这首乐府诗按照时间顺序,直接描述历史事件。

全诗可以分为两层。

“关东有义士,兴兵讨群凶。初期会盟津,乃心在咸阳。军合力不齐,踌躇而雁行。势利使人争,嗣还自相戕。淮南帝称号,刻玺于北方”为第一层,说的是:关东的仗义之士都起兵讨伐那些凶残的人。最初约会各路将领订盟,同心讨伐长安董卓。讨伐董卓的各路军队汇合以后,因为各有自己的打算,力不齐一,互相观望,谁也不肯率先前进。势利二字引起了诸路军的争夺,随后各路军队之间就自相残杀起来。袁绍的堂弟袁术在淮南称帝号,袁绍谋立傀儡皇帝在北方刻了皇帝印玺。

这一层采用直接叙述的表达方式,勾勒出由聚而散的情形,对袁绍等人各怀私心,畏葸不前之态进行揭露和批评。

诗的末六句“铠甲生虮虱,万姓以死亡。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为第二层。由于战争连续不断,士兵长期脱不下战衣,铠甲上生满了虮虱,众多的百姓也因连年战乱而大批死亡。尸骨曝露于野地里无人收埋,千里之间没有人烟,听不到鸡鸣。 一百个老百姓当中只不过剩下一个还活着,想到这里令人极度哀伤。”

这六句诗概括地写出了军阀混战所造成的惨象。“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这三句采用白描的手法,如实反映了长期的战乱给社会和百姓造成的灾难、痛苦。最后一句“念之断人肠”则为直接抒情。作者看到“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的局面,不由得流露出对战士与百姓不幸命运的深深的关怀与同情。伤时悯怀,苍凉激越。其中也体现了曹操作为政治家与救民于水火之中的胸怀和抱负。

谈到这首乐府诗的艺术特点,我总结了两点(1)直抒胸臆。这首诗鲜明地表达了作者的情感变化:由对关东郡讨伐董卓的诸将领的赞美,到对将领们为争夺利益而自相残杀的批评,再到对活在战乱年代的百姓的同情。(2)质朴,明白如话。曹操的诗极为本色,艺术上的显著特点是用质朴的形式披露他广阔的胸襟。

由于《蒿里行》反映现实深刻真实,因而明人钟惺说:“汉末实录,真诗史也。”(钟惺《古诗归》卷七)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