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诗 > 室思(节选)(徐干)

室思(节选)(徐干)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06-06-23 阅读: 1.55W 次

「其一」

沉阴结愁忧,愁忧为谁兴⑴。

念与君生别,各在天一方。

良会未有期,中心摧且伤。

不聊忧湌食,慊慊常饥空⑵。

端坐而无为,髣髴君容光⑶。

「其二」

峩峩高山首,悠悠万里道。

君去日已远,郁结令人老⑷。

人生一世间,忽若暮春草。

时不可再得,何为自愁恼。

每诵昔鸿恩,贱躯焉足保⑸。

「其三」

浮云何洋洋,愿因通我辞⑹。

飘飖不可寄,徙倚徒相思⑺。

人离皆复会,君独无返期。

自君之出矣,明镜暗不治⑻。

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

「其四」

惨惨时节尽,兰华凋复零⑼。

喟然长叹息,君期慰我情⑽。

展转不能寐,长夜何绵绵。

蹑履起出户,仰观三星连⑾。

自恨志不遂,泣涕如涌泉。

「其五」

思君见巾栉,以益我劳勤⑿。

安得鸿鸾羽,觏此心中人⒀。

诚心亮不遂,掻首立悁悁⒁。

何言一不见,复会无因缘。

故如比目鱼,今隔如参辰⒂。

「其六」

人摩不有初,想君能终之⒃。

别来历年岁,旧恩何可期⒄。

重新而忘故,君子所尤讥⒅。

寄身虽在远,岂忘君须臾⒆。

既厚不为薄,想君时见思⒇。

  注释

⑴沉阴:形容忧伤的样子。

⑵不聊:不是因为。聊,赖,因。飧(sūn孙):熟食。慊慊(qiàn欠):空虚不满的样子。这二句是说,并不是缺少吃的东西,但自己时常感到空虚饥饿。这是用饥饿来比相思之情。

⑶髣髴:迷离不清的样子,这里指想象。这二句是说,我坐着干不下别的事,想象着你的仪容。

⑷郁结:沉郁纠结,指忧愁痛苦之深。

⑸诵:忆念。鸿恩:大恩,厚意。贱躯:妇女自指。这二句是说,每当我想起你对我的深恩厚意,我就觉得自己吃些苦又算得了什么呢?

⑹洋洋:舒卷自如的样子。通我辞:为我通辞,传话给远方的人。

⑺徒倚:低徊流连的样子。徒:空自,白白地。

⑻不治:不修整,这里指不揩拭。明镜不拭,积满尘土,亦犹《诗经·伯兮》“谁适为容”之意。

⑼惨惨:伤心的样子。时节:时令季节。兰华:即兰花。华字古义作花。

⑽喟(kūi)然:伤心的样子。期:读如其,恳请的语气。或曰“君期慰我情”,似应作“期君慰我情”。期,期待,盼望。

⑾蹑履:穿鞋而不提后帮,即俗所谓趿拉。三星:即参星。《诗经·绸缪》:“绸缪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见此良人?”这原是一首描写结婚的诗。这里是说,妇女仰望三星,想到昔日结婚的情景,越发感到自己目前的孤独。

⑿巾栉(jié节):手巾、篦子,泛指洗梳用具。益:增添。这二句是说,见到你昔日用的洗梳用具,更加增添我思念的苦痛。

⒀觏(gòu够):遇见。

⒁亮:实在,诚然。不遂:不能如愿。悁悁:忧劳的样子。

⒂故:从前。比目鱼:指鲽鱼和鲆鱼。鲽负的两眼都长在身体的右面,鲆鱼的两眼都长在身体的左面,两种鱼不合并不能游行。古人常以比目鱼来比喻恩爱夫妻。参辰:二星名,参在西方,辰在东方,两星出没互不相见。

⒃“人靡不有初”二句:《诗经·荡》:“靡不有初,鲜克有终。”意思是人们办事情开头往往都不错(有初),但能够善始善终的却很少。这里反用其意说,我想你是能善始善终的。

⒄期:期待,希望。以上二句是说,离别已经好几年了,旧日的恩情还能有希望保持吗?

⒅尤讥:谴责,讥刺。尤,责怪。

⒆须臾:片刻。

⒇最后二句的意思是,当初既然那么感情深厚,现在想来也就不会淡薄了,估计你还是会时常想念我的。

  鉴赏

《室思》组诗共六章,写的是妻子对丈夫的思念,各章之间并无贯串的故事情节。这里详析第三章和第六章。一则因为以这两章为主,连及其余,也就大致反映了全诗的面貌;二则因为这两章比较精采,也流传较广,在六章之中是具有代表性的。

先讲诗的第三章,前面两章已经写过:“念与君相别,各在天一方”;“君去日已远,郁结令人老”。深沉的思念早已使她陷入难解难销的境地。“浮云何洋洋,愿因通我辞。”此刻,这位思妇望着那悠然自得的浮云,便想托它给远方的丈夫捎去几句心中的话儿,可是那浮云瞬息万变、飘渺幻化,不可能叫人放心寄语。她徘徊彷徨,坐立不安,只有徒然相思而已。这无法摆脱的悲哀,激起了她对生活不公的感慨——“人离皆复会,君独无返期”。后一句是写实,前一句不无夸张,现实中当然未必是“人离皆复会”。但是这么一纵一擒,就更能反衬出感情上的痛苦。人们在极度悲痛时往往难免有这种过激的感情和语言,比如“民莫不谷,我独不卒”(《诗·蓼莪》);又如《论语》中:“司马牛忧曰:‘人皆有兄弟,我独亡’”。这一章十句,“人离”两句是承上启下的过渡。因为“无返期”,才想到托云寄辞;因为“无返期”,所以思无尽时。妙在“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之前,又插入一个回顾的细节:自你离家之后,我从不梳妆,那明亮的镜子虽然满是灰尘,也无心事去擦它。这个倒叙,造成回环往复的效果,也是她纷繁杂乱心绪的写照。如果单就“自君之出矣”四句而言,则前一句为因,后三句为果,简洁明快,而又包孕丰富。“明镜暗不治”,虽是写事、写物,却可见其貌;“思君”二句,又可察其情。此情,此貌,正传神地刻画出思妇的生活和心态。所以从南北朝到隋唐,仿作者甚多,且皆以“自君之出矣”为题作五言四句的小诗。它之所以有如此深远的影响,除了上面讲的晓畅隽永之外,大概更主要的是因为它有清新自然之趣。正如钟嵘所说:“吟咏性情,亦何贵于用事?‘思君如流水’,既是即目;‘高台多悲风’,亦惟所见;……观古今胜语,多非补假,皆由直寻”(《诗品》)。朱弁也说过:“诗人胜语,感得于自然,非资博古。若‘思君如流水’……之类,皆一时所见,发于言词,不必出于经史。……拘挛补缀而露斧凿痕迹者,不可与论自然之妙也”(《风月堂诗话》)。这些都是在称赞它的不假雕饰的自然之美。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