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诗 > 踏莎行·倚柳题笺诗词鉴赏

踏莎行·倚柳题笺诗词鉴赏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20-07-06 阅读: 1.84W 次

踏莎行·倚柳题笺诗词鉴赏

  古诗原文

倚柳题笺,当花侧帽,赏心应比驱驰好。错教双鬓受东风,看吹绿影成丝早。

金殿寒鸦,玉阶春草,就中冷暖和谁道。小楼明月镇长闲,人生何事缁尘老。

  译文翻译

倚着柳树信笔题写诗笺,在花前,帽子歪戴,自由自在的嬉游。总比受人驱遣要来得称心如意。受人驱遣的日子,青丝很快消磨成白发。

我常在金銮殿值夜,看皇宫的台阶上生出春草,这其中的辛酸甘苦又能向谁倾诉。真不如在小楼中赏着明月闲度时光,人为什么非要把大好年华浪费在名利场上?

  注释解释

踏莎(suō)行:词牌名。又名《柳长春》《喜朝天》等。双调五十八字,上下片各五句三仄韵。

题笺(jiān):题诗。笺:供题诗、写信用的佳纸。

侧帽:斜戴着帽子。形容洒脱不羁,风流自赏的装束。

赏心:心意欢乐。驱驰:策马快奔.为供效力。

东风:春风,一年一度,转借为年光。

绿影:指乌亮的头发。

金殿:金饰的殿堂,指帝王的宫殿。

玉阶:玉石砌成或装饰的`台阶,亦为台阶的美称,指朝廷。

镇长闲:经常是孤独悠闲,寂寞无聊。镇长:经常、常常.

缁(zī)尘:黑色灰尘。常喻世俗污垢。

  创作背景

康熙十八年(1679年)秋张纯修出令阳江,是词当作于此后,是纳兰写给张纯修的寄赠之作。

  诗文赏析

上片总写友人游宦之闲适和自己御前的拘束,对比鲜明。当年的“倚柳题笺,当花侧帽”,虽然远离英雄的梦想,但它毕竟是自由自在、惬意浪漫的生活。如今虽然受到皇帝的器重,在仕途上一帆风顺,但对纳兰而言却成了无尽的苦楚,因此他才会发出“错教双鬓受东风,看吹绿影成丝早”的感慨。纳兰心中后悔选择了这样的生活,让自己早生华发,在碌碌无为中老去。词人身在庙堂之上,欲驰骋心怀而不可得,于是便向友人倾诉心中苦闷。纳兰对友人毫不遮掩自己的心头愁思,视其为人生知己,朋友间的信任与默契见于纸间。这两句寄寓纳兰无限的人生喟叹:对镜自视,看到岁月的痕迹已经留在双鬓,又向乌发蔓延,心问顿时波涛翻滚,难以平息。

下片自然转向对官宦生涯的描摹。“金殿寒鸦,玉阶春草,就中冷暖和谁道”,金碧辉煌的庙堂,阴森一片,充满了尔虞我诈。“金殿”“玉阶”的尊贵与“寒鸦”“春草”的伤感彼此辉映,生发出“就中冷暖和谁道”的感怀。只一“谁”字既写出了纳兰身居庙堂的孤独无依,又传达了对友人的深切思念,高山流水之意尽在其间。在词的结尾,纳兰表明了自己的志向,“小楼明月镇长闲”,不如悠闲地独上小楼赏月,何必要沾染这世俗的尘埃。一句“人生何事缁尘老”,力透纸背,所有愁苦的失意情怀最终凝成一声重如千钧的叹息。

全词表达了纳兰对安闲自适生活的渴望,对人生错位的苦闷和碌碌无为的生活的厌弃,似是牢骚之语,却尽显词人性情,将对友人的思念蕴含其间,可谓情深义重之笔。

「踏莎行·倚柳题笺诗词鉴赏」相关文章:

1.《踏莎行·小径红稀》诗词鉴赏

2.欧阳修《踏莎行》古诗词鉴赏

3.秦观 《踏莎行》

4.晏殊 踏莎行2017

5.踏莎行 秦观

6.晏殊 踏莎行

7.秦观的踏莎行

8.踏莎行秦观

赞助商